可惜等逢纪下令以经晚了。

    城外的投石机集中轰炸朝着这个方位抛射起了石弹。

    无数飞进来的石弹,将来不急转移的城内投石机给砸烂,勉强幸免的也因为转移不便在接下来的一波石弹中还是被砸毁了。

    曹操也好,袁绍也罢,他们的投石机可没有底座滑轮的,设计简单笨重,移动起来非常的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看到自家的投石机被毁,韩莒子等人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这可是反击的一件利器,结果还没用就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这仗打得很憋屈。

    不由的纷纷抬头死死盯着上台的热气球,一个个怨念无比。

    有这东西在,他们守城将一点秘密都没有。

    城上哪里布防兵马多,哪里少,对方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这城十有八九是守不住呀。

    “打起精神来,东莱军要攻城了,此战唯有死战。”逢纪提醒众人道。

    本来就没有退路了,想这么多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很快东莱军的石弹砸得差不多了,东城门轰得以经不怎么成样子了,墙上墙上,缺口,深坑无数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,终于有一颗石弹砸中了城门楼。

    结实的城门楼咔咔数声垮塌下去。

    好在亲卫们用身体保护逢纪这才将他拉了出来,不至于当场被压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