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少极将灵力灌入剑中,剑身在灵力的催动下颤动不已,如果这仅仅是一个普通化元境的修士,那灵力还不够剑吸收的,何少极有三个道点所存的灵力倒够它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感觉上就与那些个中阶灵器差不多,何少极向前面的一块巨石劈去,剑波一丈来高,直接将那巨石劈分作了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少极将剑收起,见前面异物不禁轻咦了一声,随后上前探看,只见是一具女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是女尸,何少极却感觉还有一线生机, 她身上所穿的也不是天剑宗的服饰,何少极也不知是哪个宗门的,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天剑宗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人,怎么会出现在天剑山的禁地……”何少极也好奇,上前轻抚脉门,以此来看确实没有丝毫的生机了,不过何少极修炼回心剑决又跟一般的修士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是被人重伤的,还保住了最后一丝心脉,也不知能不能救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少极也不管她是谁,在她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倒不吝啬,直接用回心剑气来救助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不用回心剑气何少极也无法救她,不得不说这回心剑气不愧是蜀山的至上剑决,果然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救人之后何少极这才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自己劈开的巨石,这里的视线刚好被那巨石所挡,是水流最缓的地方,她这恐怕是随水流被带进天剑宗来的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剑宗防御阵法可以将整个宗门,就连地下都覆盖了,不过这唯一一个禁地的水流处并没有受阵法所覆盖,也不知布阵之人可有注意,还是故意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这些,此时面前已经有呼吸的那女修突然睁开了眼睛,她翻身起来便退开许远,警惕的看着何少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你别误会,我是救你的人,不是打伤你的人。”何少极开口解释道,这种情况下换谁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这又是什么地方?”她并没有见过何少极,而且自己受很重的伤自己是清楚的,倒没有误会何少极,不过倒也没有客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应该我问你才对,姑娘你哪个宗门的,为何会出现在我天剑宗的禁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天剑宗?你莫不是陈青帝?”察觉何少极是化元境的修为,而她印象中天剑宗内如此年轻就是化元中期的只有陈青帝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,我怎么说也救了你,如果没有我,又或者时间晚了那么十来息,你现在已经没命了。”何少极摇头否认,再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灵运门下弟子,你想要什么好处尽管说,不必知道我的名字。”听何少极此言她这才客气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请你帮我几件小事可以吧?”听她说是灵运的人,何少极如此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灵运也是七大宗门之一,何少极自然听说这个名头,不过灵运的弟子是第一次遇到,结果还是在天剑宗禁地,而且还是这种形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时间,你要灵石还是灵器直接说吧,我直接给你便是。”她直言道,何少极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,这言下之意她不缺灵石,想必不只是普通的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缺这两样东西,你放心不是什么大事,而且不是现在,而是两天后。”何少极想都没有想便回拒,只是她听此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,五万灵石还有这把灵器,你可以自己选一样。”她拿出了一件灵器,这般对何少极说道,在她看来何少极都不相信自己有这些东西,所以有意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天剑宗什么样整个南域都有听闻,这两样东西别说是普通的弟子,就算是天剑宗的宗主陈青帝听了也心动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说真的,再说我想要这些东西,刚才直接从你身上把东西全部顺走就行了,哪用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何少极所言她气得想骂人,不过话没出口她还是忍住了,怎么说人家刚刚救了自己,她开口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就要回宗门去,你要不就选一个,要不就什么都别想要了,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早知道我就先把东西先拿了,还省得要做选择。”何少极顿感无趣,自己刚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,结果她不当一回事,也许正因为听闻这里是天剑宗,所以她心底认为救自己并不费什么力气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,别以为这里是天剑宗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。”她眉目微起,看样子有些生气,还将拿出的灵器收了回去,看样子就算再开口想要估计也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我了,这要是换一个人,你就算被好心救起来也要被再杀一次,你走吧,我不为难你。”好心救人,结果对方并不领情,何少极自然也不高兴,如此打发道。

365bet官网app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你们宗主在此也不见得敢这样跟我说话,你是真不怕死,看来是要给你一点教训,不然以后出了宗门,你只会更惨。”她言罢直接拿出了一根长萧,长萧入手她灵力便四散开,不过并不像普通的修士一样,灵力附灵识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脾气真大……”何少极小声说了一句,见一道道奇异的波浪荡来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印面而来,何少极只觉鼻子有些疼痛,发丝在其冲击中不断飞杨,化元中期,何少极只是肉身强度便已经到达了这个层次,再加上体内运转的灵力,这便已经可以承受她的攻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不想为难你的,现在我也给你两个选择,留下身上所有的东西,然后再帮我做几件事,或者永远留在这里。”她愣神之际何少极开口这般说道,明显有嘲笑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