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哥哥,我们是直接回去吗?”弟弟追了上来,问楚辰道,楚辰摇头,今天他出院,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,他还要给母亲、父亲、妹妹、孩子,还有弟弟买点东西呢!

    从胡东的记忆中得知,胡东一直很想带家人去附近的一个大型商场逛逛的,今天他就遂了胡东的心愿,带着弟弟在这个大型商场中逛了个饱,买了数万块钱的东西,而后,打了一个车,直奔家里而去……

    胡东的家在农村,离保清市市区有四十多公里,平时坐班车至少需要两个小时,当然,打车的话,就不用这么久,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家,胡东今天回去,弟弟已经打过电话给姐姐了,所以,楚辰一回到胡东的家里,家里就早已经准备好了午饭,母亲特意给他杀了一只鸡和一只鸭,说要他好好补补。

    胡东回来,左邻右舍都过来看他,胡真真没有管住自己的嘴,把胡东怎么救母亲的事情说了出去,所以,楚辰这一回来,救有一个村子里的人过来找他了,这是一个中年男子,和胡东的年纪差不多大,二人还是小学同学,这个人叫胡有为,他的父亲是一个肝癌晚期的患者,刚从省会的大医院刚刚被接回来,没有办法,医生让他们准备后事了,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,继续治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,何况,他家也没有钱了,为了救他父亲,家里已经欠了一笔股债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还清。

    “阿东啊,你去给我父亲看看吧,他快不行了!”胡有为一进屋,救对胡东说道,脸上挂着泪,楚辰刚拿起一只鸡腿准备啃,但是看到老同学这个样子,他也没有心思吃饭,在左邻右舍的目光下,跟着胡有为去了,同时,楚辰带上了弟弟,一同去胡有为家里。

    胡有为的家在另外的一个院子里,村里的叫那里为老屋院子,胡家村有三个大院子,每个院子有上百户人家,但是,村子里的人不管哪个家里有事情,村里的其他人都会帮助,当初胡东母亲心脏骤停之后,因为没有钱了,村里的人知道了之后,就自行的开始捐款了,只是,村里的人也没有什么钱,只凑来了一万多块钱,钱虽然少,但是心意却是实打实的,这点,胡东临死前还记得,如果有下辈子,他肯定会好好的报答乡亲,楚辰占据了胡东的身体,胡东的这个愿望,他自然是要帮他完成的,只要村里的人需要他,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过去。

365bet官网app    没有多久,胡东跟着胡有为来到了家里,此时,胡有为家的人几乎都在房间里,楚辰走进房间,其他人都让开了,楚辰走进房间看到床上躺着一个浑身干瘦的老年人,其实也不是很老,只比胡东的父亲大了两岁,六十来岁而已,老人很难受,在床上翻来覆去,双目无神,一看就是在弥留之际了,楚辰不敢怠慢,立马开口,让所有人出去,只留下胡有为和弟弟,同时,楚辰胡有为出去拿纸笔来,胡有为立马拿来了纸笔,楚辰飞快的在纸上写了起来,而后交给胡有为,让他按照纸上写的去药店把药抓回来,而后,又让弟弟告诉胡有为的家人,让他们准备一个浴盆和开水,胡有为的家人自然是不敢怠慢,立马听从楚辰的话;在路上的时候,楚辰已经从胡有为那里听说了他父亲的病情,所以,楚辰一见到胡有为的父亲之后,就立马写下了药方,让他去抓药,楚辰写的药都是很常见的药,所以,胡有为没有多久就从镇子上吧药抓了回来,这个时候,水也烧开了,楚辰他们把胡老叔抬进浴盆中,而后,把胡有为抓来的药取出一部分来倒进浴盆中,之后就开始调水,普通人自然是不可能直接进入开水之中的,不然就不是治病了,而是自杀了;很快,水调好了,楚辰把水全部倒入浴盆之中,而后,让人拿来辈子,把浴盆都给盖起来,做完这一切之后,楚辰才松了口气,他告诉胡有为,他父亲的命暂时算是保住了,如果今天他来晚一个小时,他父亲绝对没有救了的。

    “阿东,谢谢你了,如果我父亲可以痊愈,我们家就给你当牛做马报答你!”胡有为听到这个消息,顿时激动万分,而后感觉万分的对楚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言重了,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相互帮助是应该的,你家里都这个情况了,还给我母亲捐款,我实在是感激,还没有向你道谢过呢!”楚辰微微一笑,摇头说道,当初他母亲没有钱了,胡有为家里可也是捐了一百多块钱的,受人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这点,胡东和楚辰很像,胡东一直记着这份恩情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不说这些了,现在,最重要的是要保住叔叔的命。”楚辰可不想这么扇情下去,又让胡有为取来纸笔,开始在上面写起来,很快,楚辰在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,而后交给胡有为道:“去按照这个去抓药,不过这上面有两种药很贵,至少需要千块钱一两,老弟,给有为哥哥两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哥!”弟弟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马拿出手机来,要给胡有为转账,胡有为见此,连忙拒绝道:“不行,不行,你救我父亲已经让我很感激了,怎么能拿你的钱来救呢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我知道你家的情况,救不要多说了,这些钱先拿着,先吃下这几副药,看看情况,如果叔叔好转了,就不用花其他的钱了,以后你有钱了再还给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多谢老弟了!”胡有为也知道家里的情况,两万块钱,他家里还真的拿不出来了,就算是去借,只怕也是借不到了,毕竟,能借的地方他们都借过了,再也不好意思向人家开口了,胡有为拿出手机,接受了转账,而后,向楚辰道谢了之后就去抓药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成叔叔这个样子了还能救得回来吗?”弟弟问楚辰,胡有为父亲明显是活不了多久了,在他看来,肯定是救不回来了的,但是,楚辰告诉弟弟,只要药抓回来给胡有为父亲服下去,能挺过二十四个小时,就一定可以救回来,如果挺不过来,那就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楚辰带着弟弟来到胡有为父亲胡成身边,而后把他的一只手拿了出来,开始替他把脉,此时,胡成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闹了,好像舒服了很多,楚辰查看他的脉象,脉象已经平稳了不少,而后,楚辰让胡婶子拿剩下的药去煎,三碗水煎到一碗水,楚辰不放心,让弟弟亲自去煎,弟弟已经煎过很多次了,煎药自然是难不倒他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楚辰让人把胡老叔从浴桶中抬出来放在床上,此时的胡老叔已经睡着了,呼吸平稳,把他抬出来的时候都没有醒来,睡得很甜,这是他被查出是肝癌晚期之后第一次睡得这么好,婶子拉着楚辰的手,留着眼泪道:“阿东啊,真是谢谢你,真是谢谢你了,婶子给你跪下了!”说话中,婶子就要跪下来,楚辰连忙扶起婶子道:“婶子,您千万不要这样,您跟老叔都是好人,我们都知道,您放心,如果老叔能过得了这两天,就可以痊愈,以后还可以跟你一起种地的。”自从胡成被查出了肝癌晚期,婶子就没有奢望过胡成还能下地干活,只要他活着就可以了,别的,已经不奢望了,现在听到楚辰这么说,她自然是不大相信的,农村人都很实在,尤其是六十多岁的老人,听到楚辰这么说,婶子立马说道:“我只要他活着就好了,下地干活这种事情,婶子我就不奢望了!”

    没有多久,药煎好了,楚辰带着婶子去给老叔喂药,不过老叔睡得很沉,一直喊不应,这点,楚辰自然是知道的,于是,直接把老叔扶了起来,一勺子一勺子的往嘴里喂,喂了大概十分钟,才把药喂进去,而后,放下老叔,让他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“婶子,过下有为回来了,就让他按照这个方法来煎药,不要停,喂了之后,立马煎下一幅药,煎好了之后,继续喂给老叔吃,中间,千万不要停。”楚辰此时肚子饿得呱呱叫,他要回去吃饭了,就叮嘱婶子道,婶子点头,告诉他,让他放心,等有为回来她一定告诉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