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恭喜,看朋友有先眼生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
  最先走到苏望跟前的是soho的那位副总裁,如果换做是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,他会直接称呼为这位老板,可苏望的年纪实在是太年轻了,这让他有些抓不准了。

  这个年纪别说当老板了,就是在一家稍微大点的企业担任个高管都有些难,唯一的身份就是富二代了。

  可要是富二代的话,又怎么会对买楼感兴趣,富二代感兴趣的应该是跑车和美女。

  “苏望。”

  “苏先生你好,我是soho的副总裁王家全,好高兴认识苏总,不知道苏总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?”

  “互联网行业的。”

  “互联网,这可是眼下热门的行业啊,比起我们这些传统实业来说,互联网行业让我们羡慕不已。”

  听着王家全的话,苏望有些无语,什么时候搞房地产的也算是实业了。

  “互联网行业,不就是靠着想象吗,就如同无根之萍一样,别看当下风光,一个风浪过来就覆灭了,而且,所谓的互联网发展,不知道害的多少实体店倒闭。”

  万达的那位负责人此刻也是走过来了,话语中颇有些阴阳怪气,实际上就算是没有几天苏望的横刀夺爱,他对于互联网行业也是看不上的。

  因为整个万达的高管风气就是如此,上至他们的那位王总,对互联网都是不屑一顾的,在他们看来,互联网只是一个噱头,最终还是要落地实体行业,所以他们王总也是在多个地方和阿里的那位争论。

  听到对方话语中的阴阳怪气,苏望也是毫不客气的反击道:“互联网对实体经济带来破坏?我怎么觉得是你们万达对实体经济造成了破坏,你们房租不弄的那么贵,不将房价炒得那么高,那些实体店又怎么会选择互联网。”

  “再说了,我怎么不知道房地产可以代表实体经济,我只知道上面提倡的是科教兴邦,而不是房产兴邦,如果实体经济衰落,恐怕房地产行业是第一大罪人吧。”

  “满口胡言,我不与你争辩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”

  万达的这位负责人甩袖子走人了,不过他已经是记住了苏望的名字,决定回去之后便是找人去调查一下苏望的底细。

  “苏总,这是我的名片,有机会我们细聊。”

  王家全也是做房地产的,苏望的话明显是让他也是有些尴尬,给苏望发了一张名片之后,随后也是离去了。